"真相|美国的选票箱前,“人人平等”仍是句空话"广东创新能力连续七年领跑,底气来自“创新生态链”

来源: 搜狐中国
2023-12-01 05:05:00

  最佳回答

1、"真相|美国的选票箱前,“人人平等”仍是句空话"“惠卫江”船列编并参加东江船舶溢油应急联合演练

2、中国驻刚果(金)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当地安全形势

3、台州府城邂逅海外传播官侨力量助千年古城“出圈”

4、江苏无锡成立中餐繁荣推广联盟助力锡帮菜走向世界

5、“华创会”举办专场活动护航企业“扬帆出海”

6、中方:反对美方将经贸问题政治化、武器化、泛安全化

  

  美国《国会山报》日前报道称,美国年轻一代对美国民主的支持急剧下降。文章援引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称,受访的大多数美国年轻人对美国民主缺乏信心,52%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民主“陷入困境”或“失败”,而相信美国民主制度依然“健康”的受访者仅有7%。

  长久以来,一些美国政客绞尽脑汁,利用一个个制度漏洞破坏选举公平性,例如美国非洲裔便面临系统性种族歧视,无论是在百年前,还是在当下,非洲裔的投票权都受到种种限制。表面上看,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非洲裔获得了投票权,但实际上种种限制如影随形。美国历史频道撰文称,非洲裔自1870年美国宪法第十五条修正案通过以来就享有投票权,但是一些州曾以各种方式设置障碍,使非洲裔无法参加投票。

  比如,有些州要求选民投票前先通过考试以证明能阅读、理解相关法律条文,这条规定当时对非洲裔来说显然是强人所难。美国历史频道刊文称,1880年,美国南部州 76%的非洲裔不识字,这一比例比南部白人高出55个百分点。不公平的不仅是规则本身,更体现在实际操作中。美国民权运动档案网站刊文称,负责选票登记的白人官员是唯一评判者,他们通常充满偏见。白人申请人几乎免考,而非洲裔申请人即便有大学学位也总被要求参加考试,而且往往被认定为考试“失败”。而且,识字考试只能算“小障碍”,在有些地方,以骚扰和恫吓手段阻止非洲裔前往投票是惯常现象。

  经过这些操作,不少非洲裔也确实被“劝退”了,史密森尼国立美国历史博物馆的数据显示,在密西西比州,1890年之后,14.7万名达到投票年龄的非洲裔中,只有不到 9000人进行了登记;路易斯安那州1896年登记的非洲裔选民超13万人,到1904年却骤降至1342人。通过这样的选举选出的政客,自然不可能为非洲裔创造福利,非洲裔面临的种种困境想要得到改善,希望十分渺茫。这样的弊政持续时间之久令人震惊,直到1965年,美国才通过《投票权法》,废止歧视性措施。而为了推进该法案,美国非洲裔也付出了血的代价。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21年报道,1965年3月7日,多达600名活动人士从阿拉巴马州出发,游行争取非洲裔投票权,但当游行者到达塞尔玛的埃德蒙·佩特斯桥时,他们遭到州警拦阻、恶意殴打、催泪瓦斯袭击,该事件被称为“血腥星期日”。

  半个世纪后,非洲裔当年用血的代价换来的所谓“平等”仍算不上落地生根。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对谢尔比县诉霍尔德案作出裁决,使得在投票方面有种族歧视历史的司法管辖区在改变其选举法之前无需获得联邦批准。最高法院法官们给出的理由就包括,过去对少数族裔的公然歧视如今已在美国社会消弭,这样的规定已经“过时”了。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作出裁决的同一天,得克萨斯州便颁布了一项被称为“最严格”的选民身份法。CNN2018年援引美国民权委员会报告称,自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以来,美国多州出台新法,使少数族裔行使投票权利变得更加困难,美司法部在解决这些歧视性法律方面也没能做很多工作。当时,至少有23个州颁布了新的限制性法律,包括关闭投票站、减少提前投票、清理选民名册和实施选民身份法等。《华盛顿邮报》2022年援引公民权利和人权领导人会议报告称,2012年至2018年,有1688个投票站被关闭,其中得克萨斯州关闭了750个投票站。更少的投票站意味着选民投票的等候时间变得更长,许多工薪阶层选民没有多余时间来排队投票。研究发现,由于投票站关闭,非洲裔选民错过投票的可能性比白人高20%。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学院政治学教授阿德里安娜·琼斯表示,美国政府的不作为,让非洲裔选民面临着种族隔离时代的困难。

  本应由选民推选出政客代表自己,政客们却用各种手段筛选着选民,非洲裔选民的发声空间不断被压缩,他们的诉求也就更加难以实现。这种反向选择的一个有力例证就是美国的选区重新划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2021年报道称,每十年,美国各州都会根据人口普查中收集的人口数据重新绘制选区界线,选区界线的重新划定将反映人口变化和种族多样性,但很多时候,各州利用重新划分选区作为政治工具来操纵选举结果。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会举例称,路易斯安那州投票年龄人口中大约33%是非洲裔,58%是白人,然而,2021年,州官员通过了一份选区地图,其中非洲裔仅在该州6个选区中的1个选区里为多数派。这意味着非洲裔选民只能影响路易斯安那州约17%选区的选举结果,而白人选民能够决定其中83%选区的结果,这与非洲裔人口的比例并不相符。

  除此以外,非洲裔选民还受到种种或明或暗的限制,政治权利遭到侵害。ACLU2021年统计称,少数族裔人口较多的县的投票站工作人员较少;2018年,拉丁裔和非洲裔无法在投票站开放时间段及时下班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两倍;25%达到投票年龄的非洲裔没能取得所需的身份证件……如此种种,都让很多非洲裔选民无法投出自己那一票,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美国给非洲裔开出的“人人平等”的空头支票,何时才能兑现?

  (文/何所忆 海外网)

【编辑:陈海峰】

发布于:北京市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2023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